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做你唯一的守护

做你唯一的守护

来源:阅庭文学    主角:楚落,洛冰河

小说简介:

  初夏。Z市楚家大宅内。楚落望着镜中的少女,眉如远黛,眼如秋水,波光潋滟,楚楚可人。“小姐,老爷请您下去。”佣人在一旁催促。“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身而出。她走后,两位女佣推开洗手间的门,满地狼藉,沾染着呕吐物的衣物混合着酒精味,熏得人有点难受。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做你唯一的守护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唉,好好的大小姐怎么就成了这样,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姐姐要来抢名号不说连未婚夫都被抢走了。”

  “可不是嘛,太太刚回娘家来也就把那孩子接回来,生怕谁不知道似得。”

  “这次老爷把小姐叫下去怕是要退婚哦。”

  ……

  佣人在洗手间里小声嘀咕着,还在卧室门口的楚落捏紧了拳头,硬生生憋下眼泪,下楼。

  楚家一楼客厅内,一个模样清秀的女生坐在沙发上,穿着白体恤和牛仔裤。她抿着嘴,有些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来楚家。

  “李小姐,请您用茶。”佣人端上茶水,递给李静。

  李静接过茶水,道了声谢。她注意到佣人称呼她还是李小姐,不是大小姐。而坐在她对面的父亲听到这些也没有表示。

  她刚准备喝茶,瞥见从楼上下来的人。手指猛地捏紧了茶杯。

  她看见楚落从高处缓步走来,神情冷淡,高傲矜贵,那般遥不可及。

  “爸。”楚落声音甜美。

  “落落来了,快来坐。”楚原招呼她过去。

  楚落直接在楚原身边坐下,眼神扫视着李静。

  “落落啊,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楚原犹豫了片刻,转头看着楚落,楚落用单纯无辜的眼神望着他。

  面对楚落的眼神,楚原顿时开不了口。

  看到这个景象,李静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她刚想开口,一旁的佣人给楚落奉上了茶。

  “大小姐,您最爱的红茶。”

  “谢谢。”楚落接过茶,打开杯盖,轻抿一口,升腾的热气模糊了她的轮廓,称得她整个人慵懒而神秘。

  楚原尴尬的轻咳一声,“静静是要毕业了吧,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准备读研。”李静绞着手指,有些紧张。

  之后楚原一直想办法活跃客厅氛围,但还是略显尴尬,直到佣人跑来说了一句,“洛少爷来了。”

  楚落放下茶杯,来的可真快。

  大门打开,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走进客厅。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像是少女们梦里的少年。

  “浩然。”李静看着洛浩然,笑容灿烂。

  洛浩然对她轻轻一笑,转头向楚原问了声好,“楚叔叔好。”待他视线转到楚原旁边的楚落身上时,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洛哥哥是不认识我了吗?”楚落展颜一笑。“我们前几天刚分手,你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

  对面坐在一起的两人,脸色都不大好。

  “落落。”楚原皱眉。

  “怎么?父亲大人有何指教吗?”楚落挑眉。

  楚落今年大三,与李静洛浩然是一个学校的,只是他们大她一届。劳动节放几天假洛浩然约她出去,她本以为洛浩然是带她出去玩,没想到他在路上就和她摊牌,说要解除婚约。

  她本以为他是说着玩玩,结果当天就接到了消息说他在学校与同班一个女生好上了。

  楚落和他认识多年,甚至为了他考同一所大学,还是得到了这样的结局。最可笑的是这个人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这简直就是电视剧里的剧情,而他就像那个破坏男女主感情的女配。

  “落落,其实我们……”洛浩然揽住李静,试图和楚落解释。

  “够了!”楚落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想说你们是真爱,希望得到我的祝福。”楚落站起身,语气轻蔑,“算了,反正是我不要的男人,你拿去好了。”

  说完楚落走出了大门,没有管身后脸色铁青的三人。

  楚宅外面是一片很大的花园,花园里面有个秋千,是楚原在楚落小时候给他做的。

  楚落坐在秋千上,心情烦闷,委屈,想哭。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铁门外。

  楚落眯着眼打量着门口的黑色轿车,外地的牌照。

  车门打开,身穿黑衣的保镖从副驾驶座走出,撑开一把伞,打开后座车门,站在门边。

  见他这个动作,楚落下意识的望天,没下雨啊,所以为什么要撑伞?

  车内的人迈出车门,男子身着对襟黑衣,神色疏冷,面容深邃凛冽,肤色极白。

  男子注意到一旁的楚落,侧首看向她,眸底墨色沉沉。

  洛冰河勾了勾唇:这不是昨晚在酒吧扬言要睡了自己的小丫头?

  2.

  楚落发现男子在看她,有些尴尬,不知刚刚望天的动作有没有被他看到。

  她跳下秋千,迎上去,“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来找我家侄儿,他叫洛浩然。”洛冰河微笑道。

  楚落怔了一下,他叫洛浩然侄儿,那他就是洛浩然的叔叔,从面相上看,这位应该就是洛浩然的小叔叔洛冰河了。

  没想到他们订婚的时候洛冰河没来退婚的时候他却来了。

  “五叔好,我是楚落。”楚落乖巧的自我介绍。洛冰河在家中排行老五,洛家与楚家是世家,从辈分上来说楚落确实该叫洛冰河五叔。

  而此时,佣人已经将洛冰河来此的消息传进去了。

  楚落接引着洛冰河进了楚宅。刚到门口,楚落就听到里面传来被子碰撞的声音,打落被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未婚夫洛浩然。

  他此时瞳孔微缩,脸色煞白。

  “浩然,你这么紧张,来的是谁啊。”李静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帮洛浩然擦了擦手上的茶水。

  “是我。”声音清冷,带着一股子疏离。

  楚落和洛冰河从门口进来,背着天光,宛若神明。

  “冰河,你来了,里面请。”楚原立马起身迎接。

  “楚二哥不必如此客气。”

  洛冰河在洛浩然对面坐定,扫了眼洛浩然,开口道:“许久未见,如今竟连招呼也不会打了吗?”

  坐在洛冰河对面的洛浩然心头一跳,“五叔好。”

  一旁的李静微瞪双眼,这么年轻的叔叔?

  “五叔,给你介绍一下,这时我的女朋友,李静。”

  听到洛浩然的介绍,李静挺直了身子,试图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她面带微笑,和洛冰河打了声招呼。

  “五叔好。”

  洛冰河神色平淡,没有理李静。

  “浩然,不要什么人都往我面前招呼。”

  “聒噪。”

  李静脸上血色全无,她没想到洛冰河会这么不给面子。

  一旁的楚落倒是憋笑憋的难受,这洛五叔,嘴好毒啊。

  楚落悄悄打量着洛冰河,她对他很好奇,他们这个圈子里一直流淌着洛冰河的传说。洛家一共五子一女,洛冰河便是最小的那个儿子,当时洛家老二的儿子都出生了,没想到家里突然来了个辈分极大的小叔,但洛冰河因为早产导致身体不好,从小就被送上道观静养,十五岁从才从道观回家,之后两年直接修完所有学业,十七岁开始帮助打理家族产业,把洛家做到现在的地位,之后又自己创业,打下自己的商业帝国。

  她本以为洛冰河应该是个脾气古怪的老男人了,没想到嘴巴这么毒,还长得格外赏心悦目。

  “五叔,静静她是个好女孩,退婚是我个人的意思,是我对不起楚落。”

  “我会带着静静向**奶奶赔罪的,你别把气撒在静静身上。”

  “我不知道您会来。”

  洛浩然越说越没底气。

  “浩然,你何曾见我为不相干的人生过气。”洛冰河端着茶,蒸气模糊了他的轮廓,将他整个人衬托的如梦似幻。

  一句话,将洛浩然怼的哑口无言。

  “五叔,我和静静是真心相爱,你知道,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洛浩然咬牙。

  楚落撑着下巴看向洛冰河,期待着他会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洛冰河挑眉,瞥到一旁看热闹的楚落,“你是在嘲讽我没谈过恋爱?”

  洛浩然脸色霎时白了,李静忙解释道:“不是,浩然不是这个意思。”

  洛冰河挑眉,“我和我侄儿说话,与你一个外人何干?哪里轮得到你插嘴了?”

  “五叔……”洛浩然想说什么,直接被洛冰河打断。

  “还觉得不够丢人?三哥是怎么教你的?你和楚小姐退婚你有考虑过她?现在你对你这位李小姐倒是宝贝的很。”

  “冰河,不必为了这些事情动怒。”楚原在一旁劝道。

  洛冰河起身,“和楚家的婚约,我洛家一定会给楚小姐一个满意的交代,现在我还有点事,就先离开了。”

  说完他又看向洛浩然,“还愣着干嘛,跟我回去。”

  洛浩然没办法,只能跟着洛冰河离开。

  洛冰河走到楚落身边时,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

  “五叔,我送您。”

  楚落追了出去,今天洛冰河可谓是帮她出了口恶气,楚落现在心情舒服多了,就想送他。

  到了车边,楚落站在一旁。

  “五叔,谢谢您。”

  洛冰河垂眸看了她一眼,“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

  “嗯。”洛冰河应了一声,“我今年二十五。”说完洛冰河就上了车,示意司机开车。

  站在铁门前的楚落一脸懵逼。

  3.

  洛浩然走后,李静也不好意思呆在这了,洛冰河的出现,将她的计划全部拨乱。她本来想借着洛浩然的手趁机住进楚家,顺便在楚落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像楚落这样的大小姐肯定会忍不住打她,而这时楚原肯定会更偏向他。

  李静咬了咬牙,和楚原道别,楚原不放心她一人回去,就送她回家了。

  待两人离开,楚落扑哧一声笑出来,急忙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

  “妈。”楚落语气甜美娇软。

  “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了?”电话另一头的女声柔软和善,内含宠溺。

  “今天我爸将那位领回家了。”

  “是吗?”楚母并不诧异。

  “他肯定想趁你不在让她住下来,还叫来了洛浩然。”

  “但洛家五叔来了,把洛浩然和李静怼了一顿。”

  “哦?”楚母有些疑惑,洛冰河一向不与外人打交道,怎么这次会因为几个小辈的事特意来一趟?

  “我也不知道他来这干嘛,可能是碍于老人的面子吧。”

  楚母淡淡道,“既然如此,你就别*心了,好好放松一下。”

  “好的。”

  楚落和楚母打完电话,笑呵呵的掏出手机和闺蜜开黑去了。

  “落落,马上暑假了,今晚出来玩吗?”游戏里传来闺蜜的语音。

  “哪?”

  “绿岛,八点。”

  “好的。”楚落答应。

  “等你。”

  另一边已经和洛冰河回家的洛浩然有些畏缩的站在他五叔的身前。

  见洛冰河没理会自己,洛浩然只能开口:“五叔,我错了。”

  “哦?错在哪了?”洛冰河抬眸看了他一眼。

  “我不该擅作主张像儿戏一样推掉婚约。”

  “既然知道,就去跟楚小姐道歉吧。”洛冰河收回视线,看向手里的经书。

  “知道了,我会去好好请求楚落原谅的。”

  晚上七点半,闺蜜舒图开车来楚落家接她。

  车上,楚落一边化着妆一边开口。

  “这次来的还有谁啊?”

  “能有谁?就我们几个玩得好的,你,我,姜楠,路易。”

  楚落化完妆又穿上舒图给她带的小裙子,是一条黑色蕾丝吊带短裙。

  “这是不是太暴露了?待会不是要先去吃饭?”楚落拎起短裙,打量道。

  “暴露啥啊,就这样挺好的,出去玩当然要穿的美一点啊!”舒图头都没回的开口。

  “今晚在哪吃啊?”楚落用手弄了下头发,慵懒道。

  “雪落轩。”

  听到这个词楚落愣了一下,面色有些古怪。

  舒图从见楚落没有说话,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她。

  “怎么了?这家店有什么问题吗?”

  “也没啥,我爸那个白月光好像就在这家店工作。”楚落看向窗外。

  “那我们以后别来这了。”

  几人在雪落轩大门口集合,他们预定的包厢在二楼,里面是古色古香的装潢,环境十分雅致。

  四人一起吃完晚饭立马奔去了酒吧,到了酒吧,楚落就开始疯。

  劲爆的音乐在耳边爆炸,五彩的灯球旋转,楚落在人群中跟随着音浪蹦着,高举双手,随着节奏忘我的扭动。

  因为这段时间都很压抑,楚落很长时间没有这样放松过,这下来到酒吧,好像发泄一般不停的跳跃。

  楚落跳的累了,便和舒图他们去包间休息。

  刚刚都累了,大家就叫来了一个大果盘还有酒水。

  楚落接过杯里的酒一口干了,放下杯子就去抢舒图的话筒。

  连着唱了五六首歌,楚落实在受不了包厢里烟酒混合的气息,感觉有些头昏脑胀,准备出去透透气。

  刚从包厢出来,楚落迷迷糊糊的往前走,准备去厕所洗把脸清醒一下。突然转角迎面撞上一个人,楚落揉了揉鼻尖,后退一步,皱起眉抬头看向那个人。

  一身黑色西装,修眉凤目,眼神散漫,透着一股不羁,皮肤白如霜雪……好像有点眼熟。

  这个人是不是今天上午还见过?为什么他这样的人也会在酒吧?

  楚落打了个寒颤,立马清醒过来。

  请问在酒吧突然遇到世家的叔叔怎么办?急,在线等!

  楚落现在手心冒汗,低着头往一边走,期待洛冰河没有认出她。

  毕竟以她现在的打扮,他应该会认不出?好像他们也只见过一次,不熟……

  “抱歉。”楚落急速的道了歉,任何往旁边跑。

  高大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洛冰河审视着眼前的女孩,身上穿着蕾丝吊带,脸上画着浓妆,脸颊绯红,一身的酒气,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酒,这幅模样和今早所见可是大为不同,倒更像是昨晚遇见的那样了。

  “不会叫人?”洛冰河皱眉,意味不明道。

  楚落头皮发麻,意识到男人认出了自己,不情不愿的开口道,“五……五叔。”

  4.

  楚落在楚,洛两家其实很出名。

  长得漂亮学习也好,从小就乖巧懂事,她一直就是两家用来教育小孩的典范。

  加上这次,洛冰河见过她三次,两次在酒吧。洛冰河挑眉,现在的小孩都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吗?

  洛冰河面上不动声色,“你在这里做什么?”

  楚落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在外面上网被家长当场抓获的学生一样,只能老老实实低着头,乖巧道:“同学聚会。”

  “嗯。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古代言情

阅读
爱的沉默是痛苦

爱的沉默是痛苦

现代言情

阅读
撩个总裁当老公

撩个总裁当老公

豪门总裁

阅读
陆医生的心动日记

陆医生的心动日记

现代言情

阅读
卢小月顾廷煜小说

卢小月顾廷煜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爱之深恨之切

爱之深恨之切

现代言情

阅读
云落的时候,谁也没来过

云落的时候,谁也没来过

古代言情

阅读
我的女神总裁老婆

我的女神总裁老婆

都市娱乐

阅读
梦里依稀如昨

梦里依稀如昨

现代言情

阅读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豪门总裁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雀龙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6)1036-012号

联系方式:246917581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