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爱与他

爱与他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俞倾,傅既沉

小说简介:

  傅既沉得知,跟他同居几月、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女人,竟是他商业对手俞家的小女儿。他一不做二不休,亲手策划一场让她掉马的饭局。俞倾怎么都没想到,傅既沉亲眼目睹了她掉马的大型泥石流现场。当晚,她收拾物品,搬离他公寓。傅既沉盯着她看了半晌:“跟我道个歉,我原谅你。”俞倾嘴角勾着笑,“不应该是你跟我道歉吗?你看你把我的小马甲都弄掉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爱与他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哪个瞬间让你决定和他在一起#

  这是刚刚推送的热搜话题。

  俞倾没点进去。

  脑海里却突然蹦出一个画面,傅既沉挺阔的身影,清晰地进入画面镜头。

  两个多月前,那晚,突降暴雨。

  她加班到十点,以为雨会停,结果没有。

  大雨天,打车困难。

  在公司楼下,她遇到集团总裁,傅既沉。

  那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他对她还有印象,便送她回去。

  路上,雨势越来越大,司机不熟悉回她出租屋的路况,开到低洼路段,雨水没过排气管,熄火。

  傅既沉把裤管卷过膝盖,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在那个情况下,这样的问题太过奇葩。不过她还是回了,“没有。”

  他似有若无地‘嗯’了声,推门下去。

  她都能想象出,雨水多浑浊。

  他一手撑伞,把另一手递给她,“快点。”

  她坐在后排里侧,看着他的手,愣了下。

  毕竟不熟,还是她老板,不好随意抓他手。

  傅既沉瞧着她,“你这反应速度,是怎么应聘上傅氏法务部的?”

  她没抓他手,快速挪到他那边车门。

  他把伞塞到她手里,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俯身,将她一个公主抱抱起...

  “俞倾,你下班是不是直接回家?”

  同事章小池的声音,把她思绪拉回来。

  俞倾转头,“嗯。”不回家也没地儿去,她现在没钱出去潇洒。

  “怎么了?”她问。

  章小池指指窗外。

  俞倾这才发现,外头黑云压城,如夜晚来临。

  章小池满脸担忧望着外面,这雨应该不会小。

  低头看看脚上新买的鞋子,她又望眼窗外,心一横:“要是下班雨没停,我打车,顺便把你捎上,大雨天挤地铁太遭罪。”

  话音落,突然连空气都静止不动。

  俞倾:“......”

  章小池以为她回家是回出租屋。

  然而并不是。

  出租屋被她用来放衣物和包包。

  她早不住那里。

  同事都一直以为她住那边。公司没几人知道她跟傅既沉什么关系,她每天都小心翼翼,生怕‘**’露馅。

  不过今晚傅既沉不在家,出差去了,她回哪边住都一样。

  她对着章小池比个心,“谢谢。”

  章小池:“你就不要跟我客气。”

  她一直欠俞倾人情。

  俞倾刚入职那会儿,陪着她加了一整晚班。

  她都记着。

  就这么定下来,下班打车回去。

  俞倾拿桌上的小吊饰扫扫下巴,给傅既沉发消息:【我今晚回租的房子住,找本专业书。让厨师不用准备我晚饭。】

  傅既沉大概在忙,没回。

  俞倾把几份重要合同放保险柜,手指勾住钥匙扣,拿上杯子去茶水间。

  冤家路窄,她遇到法务部一个新同事,也在等咖啡。

  女同事和她差不多年纪,跟她一块进公司,却把原本属于她的岗位给顶替。

  主管把繁琐重复的、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岗位安排给她。

  俞倾目不斜视从这位同事旁边经过,专心接咖啡,眼皮都没台。

  同事用眼角余光把俞倾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那双鞋,顶多三四百块。

  然后,她瞅到了俞倾手里的钥匙扣,不屑地撇撇嘴。

  “俞律师,你这钥匙扣在哪家小店淘的?跟正品还挺像,也挺好看的。”

  同事说话时还带着笑意,却绵里藏针,尖酸刻薄。

  小店?

  淘的?

  跟正品挺像?

  俞倾接满咖啡,抬眸,微笑看着这位她连名字都没放心上的新同事,“我想想在哪个小店淘的。”

  隔了几秒,她装作想起来的样子,“哦,在巴黎一家爱马仕旗舰小店淘的。”

  对方一噎。

  俞倾端着咖啡,慢悠悠走出茶水间。

  傅既沉回她消息,【早点回去。】

  是让她拿了书再回他的公寓。

  俞倾把手机揣口袋,下雨天她才不想来回折腾。

  反正他出差不在家。

  回到办公室,俞倾拿出合同接着忙。

  这些是朵新饮料公司的经销合同,朵新是傅氏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这个饮料公司,是傅既沉两年前买下来,重整了生产线,整个管理和运营团队大换血。

  短短两年,有了这样傲人的市场占有份额。

  傅氏集团涉足金融、保险、银行、地产,医药还有科技等领域,朵新饮料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子公司。

  电脑旁,手机连着震动两下,她瞅了眼备注,插上耳机。

  “小俞啊,跟你说个事儿,我这边资金实在周转不开,租给你那套房子,我只能卖了。”

  “前几天不是跟你说过要挂到中介去嘛,谁知道刚挂一天,今天就有客户要看房,你看...麻烦你了。”

  两条语音,语气内疚又自责,后边那条里还夹杂叹气声。

  大概章小池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早就预感她要回出租屋一趟,所以要打车捎带她。

  俞倾扯下耳机,她的房东钱老板还是决定卖房。

  这房子她租了不到半年,倒没住过几天,主要用来放她那些高奢。

  陆陆续续,钱老板的消息又进来几条,说的都是卖房后要怎样补偿她,包括当初她装修的钱也会补。

  对她来说,钱是小事。

  她那些限量版的包包,衣服,鞋子,各种珠宝首饰,特别是她的心头好,香水,搬来搬去着实麻烦。

  这些东西还不能搬到傅既沉公寓,以她跟傅既沉现在的感情状态,公寓也只能算是个临时住所,都不如出租屋长久。

  忽然‘哗啦啦’,闷了一中午的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风雨交加,办公室里都能闻到雨水冲刷灰尘的特有清新味道。

  俞倾起身把窗关上,外头大雨瓢泼,她回复房东:【您跟客户约了几点看房?我下班就赶过去。】

  钱老板各种感激,说五点半。

  他又道:【我让我儿子去接你,下雨天你挤地铁不容易。】

  俞倾本想拒绝,可一看见面时间,打车来不及。

  不过她跟章小池有约在先,【钱叔叔,我跟同事约好拼车,还要麻烦您把她也给捎一程,正好顺路。】

  【没问题,没问题。】

  很快,房东把他儿子的微信名片分享过来,名叫钱程。

  添加好微信,俞倾把情况跟章小池说了说。

  这场雨下了两个多小时,快下班时,渐渐停了,云雾散开。

  俞倾收到钱程消息:【俞倾姐,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

  俞倾跟钱程有过一面之缘,当初装修方案设计好,她让房东到现场确认。

  房东那次带着他儿子一道过去,所有细节经他们同意,她才开始装。

  钱程当时还开玩笑:姐,你说你租个房子,也不知道能住多长时间,说不定你很快就结婚有房,你花一年房租来装修,你图什么?

  图什么?

  图房间简洁明亮心情好,图那会儿不缺那点钱。

  要是搁现在,她连一把锅铲都不会添置。

  “小池,我们走啦。”俞倾开始整理合同。

  章小池桌上满是劳动合同,她无奈耸耸肩,主管临时让她加班,她想快点弄好去种睫毛,“你赶紧走吧,别耽误人家看房。”

  俞倾关电脑,合同入柜,清洗了咖啡杯,拿上包去等电梯。

  正值下班高峰,每部电梯到了她们这层都满员。

  俞倾下意识瞅向最边上那部总裁专梯,没想到电梯在运行,数字跳到‘42’,很快,经过了她这层。

  傅既沉出差了,大概是总经办的哪个助理。

  她这么想着。

  等了三趟,才好不容易挤进一部电梯。

  大厦外,钱程正在台阶下等她。

  俞倾走近,钱程不好意思:“我今天限号,临时问朋友借了车,赶到这里时就到下班高峰,没敢开到这。”

  说着,他往北边指了指,“停在拐弯口那条路上。”

  傅氏大厦门前这条路是城区最堵路段之一,四五百米的路没有半小时出不去。

  钱程怕耽误时间,只好走过来接她,“姐,实在抱歉。”

  俞倾无所谓:“我天天挤地铁也要走那么远,习惯了,没事。”

  钱程年纪不大,不过挺细心。他提醒俞倾:“今天风大,刚下过雨气温低,你穿那么少,我怕你会冷,你有外套在公司吗?要不上去拿一下?”

  俞倾穿的是工作套裙,“没关系,我平时就这么穿。”是有一点冷,不过能忍受。

  两人边聊,并肩离开。

  大厦门口,行政部的几个女人结伴出来。

  “那是俞倾男朋友?”

  “应该是,那个男的包跟俞倾的是情侣包。”

  其实不是情侣系列,只是牌子一样,颜色差不多,看上去像情侣包。

  不知名牌子,几百块钱,在出租房那边的一家店买的,当初搞活动,钱程路过那也买了一个,特别实用,还耐磨。

  “我觉得俞倾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从来不在意是不是奢侈包,也不在乎男朋友走着来接她。”

  说着,她看看自己肩上省吃俭用买的几万块的包。

  人行道那边,俞倾和钱程已走出老远,比汽车快多了。

  钱程手机响了,两人聊天中断,他接电话。

  深秋雨后的风吹在身上不至于像冬天那样割人,但也冷得俞倾不禁打寒战,她双手环臂,给心口聚点热乎气。

  她低估了今天的冷风。

  钱程走在前头接电话,安排家里工人送货,说着说着就忘了俞倾还在旁边。

  他步子大,没一会儿就把俞倾甩在后头。

  俞倾小跑着追过去,正好跑步取暖。

  眨眼的功夫,这条路已经走了过半。

  机动车道上,堵得水泄不通,几分钟挪了不到两米。

  堵归堵,她还在想着坐车里有多暖和。

  中午吃饭时,她爹千年不遇地发了条朋友圈,国际车展上某新款跑车亮相,是她钟爱的那款。

  她现在囊中羞涩,连个倒车镜都买不起。

  她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只要她服软回家,听从安排,这款跑车想要几辆都没问题,哪怕凑足一个色系都行。

  但她不可能跟父亲服软。

  俞倾想着父亲的态度,想着即将要搬家的繁琐,没注意到机动车道上,一辆黑色轿车的后车窗缓缓降下。

  一道锐利,意味不明的眼神,正打量她。

  刚才钱程只顾打电话,她好几次小跑追上去,紧跟钱程的步伐,都落在了那道目光里。

  俞倾手机振动,是傅既沉来电。

  接通后,那头只说了三个字:“往左看。”随即,通话结束。

  俞倾倏地转头,对上那道冷幽幽的视线。

  这个男人早上出门时,不是说今天中午就去上海吗?怎么还在北京?

  傅既沉手臂搭在车窗上,看看俞倾的包,再看看那个男人的包,最后,视线落在她脸上。他似笑不笑,但眼底藏着秋后算账的警告。

  俞倾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他晚上应该有应酬,黑色西装还穿着。

  更难得的,他打了领带。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打领带,暗红色黑条纹领带,一分骚气,两分性感,剩下的七分偏偏能被他衬出成熟稳重。

  从他刚才那个耐人寻味的眼神来看,他误以为她跟钱程关系匪浅。再加上她下午那条不回公寓住的短信,不误会都难呀。

  大马路上,她也懒得解释。

  迎着他审视的眸光,她嘴角勾了勾,不禁上翘。

  这抹笑落在傅既沉眼里,就成了挑衅的坏笑。

  还有更过分的。

  俞倾下巴对着他轻扬,紧跟着,递了几串秋波一样的眼神给他。

  傅既沉无语,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车窗关上。

  钱程还在打电话,全然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

  这时一阵大风猛灌过来,‘噼里啪啦’,树叶上落雨砸下来,淋了俞倾一身,她赶紧拿手擦擦头发跟额头。

  又冷又狼狈。

  乐极之后注定会生悲。

  还不知道傅既沉那个男人怎么幸灾乐祸。

  傅既沉盯着窗外望了数秒,给俞倾发消息:【过来。】

  俞倾看着手机屏幕揣摩片刻,猜不透他要干什么,不过还是打算过去。她想看看他车上有没有闲着不穿的衣服,她拿来挡挡寒。

  傅既沉看着人行道,俞倾过来了。风冷,她不由瑟缩肩膀。

  俞倾走到车前,还不等她说话,车窗降下。

  傅既沉在一番静默之后,脱了西装,摸摸两边口袋,没东西,他把西装扔给她,落在她头顶,整个脸都被罩住。

  等俞倾把西装从头上扯下来,车窗早已经关上。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爱的沉默是痛苦

爱的沉默是痛苦

现代言情

阅读
撩个总裁当老公

撩个总裁当老公

豪门总裁

阅读
陆医生的心动日记

陆医生的心动日记

现代言情

阅读
卢小月顾廷煜小说

卢小月顾廷煜小说

现代言情

阅读
爱之深恨之切

爱之深恨之切

现代言情

阅读
云落的时候,谁也没来过

云落的时候,谁也没来过

古代言情

阅读
我的女神总裁老婆

我的女神总裁老婆

都市娱乐

阅读
梦里依稀如昨

梦里依稀如昨

现代言情

阅读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豪门总裁

阅读
琉璃锁

琉璃锁

古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雀龙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6)1036-012号

联系方式:246917581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