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余玉,折清

小说简介:

  余玉有个秘密,只要一受委屈,便对着万剑仙宗后山的冰潭吐槽,会传来回音,就像有人与她说话一样。她就靠着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十几年如一日,不停的,不停的,把潭底被冰封了万年的魔头给逼逼醒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天刚刚露白,余玉乘坐纸鹤,*控着直奔主峰而去。

  万剑仙宗很大,有十二个次峰,三个主峰,主峰的中央坐落着学海无涯楼,里头藏着无数功法玉简。

  余玉的目标不是这个,她到了之后把纸鹤收进储物袋,自己绕到学海无涯的背面。

  学海无涯楼前面有门,背面也有,只不过和前门相比,后门无人问津。

  余玉进屋后自觉拿出身份玉蝶,给看守的管事过一遍,又拿出一颗灵石,道:“去万剑仙葬。”

  万剑仙葬是宗内前辈们死后,他们自己和剑陪葬的地方。

  左边是前辈们的墓,右边是剑的墓。

  前辈们死后剑无主,宗内规定,达到练气十二层大**的修士可以去万剑仙葬让剑选自己认主。

  是剑选人,不是人选剑。

  余玉早就达到了练气十二层大**,离筑基只差一步,筑基是个大门槛,这时候让来万剑仙葬,其实是宗门照顾即将筑基的弟子。

  万一过了,宗门新得一个筑基弟子,万一没过,左边自己的墓,右边剑的墓,安排的明明白白。

  那管事抬起耷拉的眼皮,漫不经心道,“第二个传送阵。”

  余玉明白,转身站到第二个传送阵内,管事启动传送阵,一晃眼的功夫,她已经到了万剑仙葬门口。

  “哎呀,小余玉又来了?”

  万剑仙葬处在独立的空间后,进去要通过大门,大门里有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器灵,据说喊宗主前面也加个‘小’。

  它有个毛病,喜欢找人要好处,所有过大门的弟子都要削薄一番,不过余玉穷,没灵石没宝贝,所以……

  她拍了拍储物袋,手里登时多了个东西,是个专门找人打造的小法器,耙子模样,余玉撸起袖子,举起耙子给大门——抓痒。

  没有灵石也没有宝贝,只好出点力了。

  器灵爽歪了,“哎呀哎呀好舒服啊。”

  它忍不住指挥余玉,“左边一边,不对,不是那里,再左边一点,对对对,不要停,呜呜,我死了。”

  余玉一直这么挠了大半个时辰,累得额间冒汗,实在禁不住了才停下来,严肃道:“好了,别耽误我事。”

  大门上冒出一张人脸,嬉笑点头:“晓得晓得,你进去吧,出来要陪我聊天哦。”

  余玉敷衍一声,收了耙子,掏出一张帕子,边擦脸上的汗,边从只开了一条缝隙的门里挤进去。

  和外面不一样,里头宛如魔神降世一般,处处阴森寒凉,刮着腥味浓重的风,不时亮起一抹蓝色的火光,偶尔会有咯吱咯吱,仿佛骨头碰撞的声音,格外渗人。

  余玉不是第一次来,早已习惯,踩着枯叶一路往里走,不多时便到了一把剑的坟头前。

  这把剑像水又似冰,全身透明,注入法术后可使其隐身,叫桂月剑,很是厉害,和她也颇有渊源,差点跟她认主。

  大概在三个月前,她和同门的几个师兄师姐们一起,过来给剑挑挑,看看有没有被瞧上的?

  师兄师姐们都被剑选上,她也不负众望被桂月剑看中,但是因为多嘴,逼逼了一句‘怎么没有师兄师姐们的剑闪?’

  就这么一句话,把剑气得插了回去,此后她再怎么呼唤,剑都没有反应。

  师兄师姐们劝她不要绝望,曾经有个人就是没被剑看上,但是他不死心,贿赂了门口的器灵每日都来,给他看中的剑擦拭,说些肺腑之言,一年后那把剑终于被他打动,选了他认主,她也可以效仿。

  余玉戴上一双略带防御的手套,第一次来剑都不让她擦,嫌弃她,后来余玉找人炼制了一双手套,防御能力不强,也就能防止她被剑锋割伤而已。

  还有一个用处,戴上手套剑才让她擦。

  余玉又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帕子打开,这帕子也是个小法器。

  这个世界武器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法器,灵器,宝器,魂器,道器,仙器,对应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飞升。

  法器是最低等的,对于她这样的内门弟子来说,不算消耗不起。

  “桂月剑啊桂月剑,我又来看你了。”余玉盘腿坐好,几乎用虔诚的态度给剑擦拭。

  最近每天擦,每天擦,桂月剑被她养得极好,本来就透明,现下更通透了。

  “我的明月当空练好了,很适合咱俩,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咱俩练练?”余玉边擦边与桂月剑说话。

  桂月剑有灵,既然因为她一句话生气,那就说明它听得懂这些聊天一样的简单语言。

  智商多高还不确定,反正她觉得不低,一般情况下灵器只能滴血认主而已。

  桂月剑比较奇特,余玉怀疑它不止灵器级别,它以前应该是个宝器,主子是金丹期修士,后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有可能跟人大战一回,掉阶了。

  因为它特别有灵,居然还晓得生气,而且吧,余玉去查桂月剑的相关资料,发现级别不够,只有筑基期或是以上才行。

  她试着去拔剑,剑纹丝不动。

  它不同意的话,余玉拔不动不说,还有可能误伤自己,她没有强来,放弃了。

  “还在生我气呢?”三个月了,还没消气,这得气多狠啊?

  “其实我那句话没有恶意的,就是好奇问一问而已。”

  这倒是不假。

  当时厉害些的师兄们剑光闪了十来米,最差的也有三五米,她在众人之中处于中上游,就闪了一米开外,比最差的还要差。

  她自己的实力自己知道,不是她的原因,自然就是桂月剑的原因喽。

  后来找门口器灵打听,不知道抓了多少痒,才晓得桂月剑是内敛型的,不屑**。

  “原谅我吧,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余玉擦完了剑柄擦剑身。

  剑身锋利,她擦的时候格外小心,否则割破了手,里头有寒气,寒气不消,伤口便好不了,处理起来很麻烦。

  “我腰包都扁了,再不原谅我,我就来不起了。”每次来都要启动传送阵,短距离传送阵很便宜,一块灵石,一来一回每日两个也吃不消,毕竟内门弟子一个月也才五十块,和一瓶化灵丹而已。

  余玉接了些任务,有外快,这才勉强坚持了三个月,已经是极限,供不起了。

  “我马上就要筑基了,要花销的地方多了去了,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以后不能常来看你了,干脆这次跟我走吧。”

  余玉试探性的邀请,邀完脱下手套咬破指头,滴了一滴血在剑锋上。

  如果桂月剑愿意,这血便能滴进去,如果不愿意……

  那滴嫣红笔直的顺着剑身流了下去,与脚下的土地融为一体。

  “好吧。”看来还是没解气的意思,余玉有些失望。

  她擦完了剑,叹息一声将帕子折起来,塞回储物袋里,一双手套亦然,“有空我再来看你吧。”

  不能光桂月剑有脾气,她也要晾它几天,此后三五天不来,看看它会不会回心转意。

  余玉站起身,抬脚往回走。

  风刮的更大了,吹得桂月剑上的玉坠擦过剑身,呜呜声大盛,像是小孩子闹别扭,以哭的方式挽留她似的。

  如果真是小孩子闹别扭,以哭的方式挽留她就好了。

  余玉不禁怀疑桂月剑的心是不是冷的?暖了三个月也没见起色。

  她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朝大门方向走去。

  来时高高兴兴的,离开时垂头丧气,很没有精神,到了门口大门上冒出一张脸,“别走那么急嘛,陪我聊聊天。”

  “不聊。”没有心情。

  “聊聊嘛。”它一只有点无聊,那些瓜娃子又无趣,它需要余玉。

  余玉上次给它讲的《西游记》《聊斋》它很感兴趣。

  “不聊。”余玉浑身无力。

  “聊嘛,”器灵缠着她,“不聊不放你走。”

  “不放我走也不聊。”余玉坚持。

  器灵像个孩子似的囔开了,“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过河拆桥,言而无信,拔□□无情。”

  余玉翻了个白眼。

  拔□□无情是她一开始用在器灵身上的,器灵原样还给她。

  修仙者记忆力很好,虽然是胎穿,不过余玉还是记得一些前世的东西,说话和做派,偏向现代化。

  “下次。”余玉保证,“下次一定陪你聊天。”

  器灵这才满意,大门又开了条小缝,余玉挤出去这厮还在她背后提醒她,“要说话算话!”

  余玉人没有回头,只抬了抬手,朝后挥了挥,示意她知道。

  实际上什么时候再来,她也不清楚,要开始准备筑基的东西,最近肯定很忙,小则几天,大了几个月,谁晓得呢?

  余玉站在传送阵前,搁下一块灵石,单向的传送阵不需要人看守,目的地只有一个。

  一阵光芒大起,余玉已经到了学海无涯背面的楼里,从第二个传送阵里走出来,掏出纸鹤注入法力,自个儿坐在上面,往青峰山方向飞去。

  她拜在青峰山长老门下,青峰山上有她的洞府,她要回洞府修炼,飞到半程,又*控着纸鹤拐了个弯,去万剑仙宗的后山。

  万剑仙宗隐藏在雪山内,周围被雪包裹,背面的雪更厚也更寒,一般人不会来这里,荒无人烟不说,还住着许多雪兽。

  雪兽是第一代宗主留下的遗产,宗主给它划了个地盘,整个后山都是它的,它还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大雪山。

  后来宗主死后,剩它独活,生儿育女,出了好几代子孙,子孙再生,如今大雪山最少百来只雪兽。

  雪兽性子孤傲,看不上人类,下一任宗主没能压住它们,导致它们从家宠变成了邻居,如今守着大雪山,没有弟子敢去那边。

  余玉敢,倒不是天赋异禀,是因为雪兽有个习性。

  不伤孩子,如果遇到迷路的崽儿,会带回洞里养,余玉小时候就被一只雪兽叼回窝里养了几个月。

  后来那只雪兽换了洞,余玉也长大了,但她还是会习惯性来这边,一为思念那只雪兽。

  第二,那只雪兽在她身上做了标记,附近的雪兽都以为她是同类,从来不伤她,也只有她能随心所欲进出大雪山,这里于她而言不亚于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第三,她有一个秘密,喜欢在当年那只雪兽带她来的洞里,对着最深处的寒潭说话。

  小时候是因为说话传来回应,她觉得好玩儿,后来那里变成了她发泄吐槽的乐园。

  余玉已经到了地方,收了纸鹤,矮下身子钻进一片乱石中,闭着眼走了一会儿,感觉视觉蓦地通透才睁开。

  这里十分隐秘,有个特殊的阵法,完全将山洞隐藏,一点气息都不漏,而且吧,睁着眼睛无法通过,眼睛会被骗,神念也会,属于高阶中的高阶阵法,如果不是当年雪兽带她来,她根本摸不着。

  洞口小里头大,最深处像个洞天福地一般,周围长满了寒冰草。

  寒冰草不便宜,不过她不敢拿去卖,因为财不外露,她还年轻,不想死得凄惨,最多自己用罢了。

  她是木、水灵根,水可以化雾,也可以化冰,寒冰草本身便是木,水边生长,也是水,听它名字就知道带冰,所以于她而言还算对口。

  余玉今儿不是来摘寒冰草的,是来干正事的。

  “今天又是没能说服桂月剑的一天。”

  一天~

  天~

  这就是她的正事,一旦发现自己心情郁闷,有不妙的发展,便过来说说话,洞里的回音就像有人与她聊天似的,不至于让她瞧着太可怜。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爱之深恨之切

爱之深恨之切

现代言情

阅读
云落的时候,谁也没来过

云落的时候,谁也没来过

古代言情

阅读
我的女神总裁老婆

我的女神总裁老婆

都市娱乐

阅读
梦里依稀如昨

梦里依稀如昨

现代言情

阅读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豪门总裁

阅读
琉璃锁

琉璃锁

古代言情

阅读
偏偏宠爱

偏偏宠爱

豪门总裁

阅读
公主下嫁之后

公主下嫁之后

古代言情

阅读
听说你超喜欢我

听说你超喜欢我

现代言情

阅读
我靠西点不再当炮灰

我靠西点不再当炮灰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雀龙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6)1036-012号

联系方式:246917581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