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

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裴夏

小说简介:

  A城首富流落在外的孙女找回来了听说是孤儿院长大的小土妹,亲戚忙打着关心的名义来看笑话,谁知却看到一个谈吐非凡、贵不可言的漂亮女孩裴夏:好歹也穿到古代做了五年女皇,还镇不住你们这些区区有钱人?本以为跟着首富爷爷回家,就能躺赢下半辈子了只是为什么没人告诉她,爷爷找到她之前定下的继承人,竟然是她昔日的摄政王!上流圈都知道裴首富的继承人霍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摄政王跟着我穿回来了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你的出生证明,这是你五岁之前的照片,家里还有很多像这样,可以证明我们爷孙关系的东西,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你,但没想到,你竟然一直都在A城……”

  对面的老人擦了擦眼角,一度要说不下去。

  裴夏呆愣的坐着,意识渐渐回归,注意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后,她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夏夏,你怎么了?”

  裴夏一低头,便对上老人满是担忧的眼睛,认出他是谁后,她不动声色的坐下:“……没事。”

  老人被她这么一打岔,情绪稍微稳定了些,这才开口道:“我这次来,就是想接你回裴家,**一辈子的心愿,就是让你认祖归宗,你……愿意跟**走吗?”

  裴夏沉默一瞬:“能给我十分钟考虑时间吗?”她需要一点时间理清思绪。

  老人自然答应下来,坐在沙发上慈祥的盯着她看,看着看着眼角就开始泛起泪花,接着又忙掏出手帕擦泪,虽然没有说话,但由于内心戏太过丰富,叫人根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裴夏倒是想思考,但时刻被他无声打扰,她只能无言的用目光催促他先出去,然而老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裴夏无奈,只能含蓄提醒:“**,我想一个人考虑。”

  老人愣了一下,随即一阵狂喜:“你叫我**?”

  “不然呢?应该叫什么?”裴夏失笑,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微微弯起,她穿着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又是清纯温柔的长相,本来该是小女生一样,周身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

  老人心情复杂又欣慰,又看了她几眼后才道:“好好,我先出去,你好好考虑。”他说完便出去了,还体贴的帮她从外面把门关上。

  关门声响起,房子里瞬间只剩下裴夏一人,她长舒一口气,随意的倚在沙发上,脑子里闪过穿越前后的事。

  刚才的那位老人就是A城首富裴京富,也是她的亲生**,记得他找上门时,自己又惊又喜,急忙迎接他进门,结果坐下的时候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时,她就已经穿成了凛朝患有严重心疾的女皇。

  她在凛朝做了五年的皇帝,也当了五年的药罐子,最后两年更是一直躺在床上,靠着太医院那些珍药吊命,然而她的病实在太严重,最终还是死在了宫里的龙榻上。等她再睁开眼睛,自己又穿了回来,而且正是刚坐下的时候,跟穿越前的时间无缝对接了。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裴夏掏出手机看了眼,果然看到了2017年8月3日这个日期,正是她穿越的那天。

  所以……她真的穿回来了?

  裴夏表情微妙的站了起来,默默走到空一些的地板上,突然开始又蹦又跳,等感觉到灵活的四肢跟有力的心跳时,她的唇角扬起眉眼弯弯,每根头发丝都透着失而复得的喜意。

  五年了啊!她每天受心疾困扰,连路都不敢多走几步,更别说像现在这样蹦跳了。早知道死了就能穿回来,她就不该一直苦苦熬着,一直到油尽灯枯才离世。

  刚冒出这个想法,她的脑海里就闪过一双阴郁冰冷的眼睛,仿佛在质问她怎么能这么想,裴夏顿时就僵住了。

  ……霍沉霄,凛朝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她临死之前唯一守在床榻旁的男人,自己曾经最想逃离的男人,现在终于逃离了他的手心,怎么反而会想起他?

  裴夏晃了晃脑袋,把凛朝那些事都抛到到一边后,再次欢快的蹦跶起来。裴京富进来时,就看到自己刚才还文静漂亮的孙女,像个野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他六十多年的人生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只是这种场面确实没见过,一时间被镇住了。

  裴夏僵了一瞬,立刻乖乖站好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您怎么直接进来了?”

  “……楼下找上来了,说吵到他们了,我就进来看看。”裴京富讷讷说完,还不忘解释,“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裴夏咳了一声:“是么。”

  裴京富回过神,突然笑了起来:“夏夏,你见到我是不是很高兴?”

  裴夏想说你误会了,但看到他眼中的期待,顿了一下后跟着笑了起来:“对,很高兴。”

  找到家人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只是这种高兴,刚才暂时被死而复生的喜悦给冲淡了而已。

  “那你愿意跟我回家吗?”裴京富小心的问。

  裴夏笑着点了点头,裴京富眼角又红了,逃避一样别开脸:“那你简单收拾一下,我去楼下等你,拿上你最重要的东西就好,生活用品和衣服之类的家里都有。”

  裴夏点了点头,简单整理了一个行李箱之后,便和裴京富一起回家了。

  回去的路上,裴京富简单介绍了一下家里的情况,裴夏也算是有了简单的了解。

  裴家子息单薄,到了裴京富下一代,只有裴夏父亲一人了,却因为意外和妻子一同离世,只留下裴夏一个孩子,她可以算是裴家唯一的独苗苗了。

  “这么说,以后家里就我和你了?”裴夏问。

  裴京富顿了一下:“那倒不是,你父母出事之后,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没多久跟我一同创办裴氏的忘年好友去世了,留下一个老来子,他没了家人,我也没了家人,裴家的产业又是我跟他父亲共同创办,所以我把他带了回来,他平时称呼我为大伯,按照辈分,你应该叫他叔叔。”

  “叔叔?”裴夏好奇。

  裴京富斟酌着看向她:“这些年你不在,我一直都和那孩子相依为命,也是因为他父亲跟我是平辈相交,所以他的辈分才听起来比你高些,不过年龄其实和你差不多大,如果你接受不了,也可以直接称呼名字,他不太在意这个……”

  如果是普通人家也就算了,在裴家这种豪门里,说当成亲生的在养,等于变相说那个人也有继承权。裴夏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如果直呼他的姓名,跟否认对方的继承权没什么区别。

  裴夏不知道**是有心试探还是无意,只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落落大方道:“还是叫叔叔吧,毕竟辈分在那里。”

  她不觉得叫同龄人叔叔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毕竟在重视礼仪的凛朝,她还称呼过三岁的孩子为姑奶奶。至于继承权……在做过凛朝皇帝、经历过万邦朝贡后,她对区区一城首富的家产,还真没放在眼里。

  现在的她,只想健康的和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裴京富原本还有些忐忑,怕她不能接受那个孩子,没想到她这么和缓,他心里庆幸之余,愈发心疼这个孙女。

  祖孙俩闲聊着过去的生活,一个小时后总算到家了。

  裴夏看向车窗外,入眼便是裴家的大门、两边监控严密的保安亭,以及大门后泛白的石板路和路旁翠绿的草坪。看到裴京富的车回来,保安赶紧将大门打开,车子缓缓驶了进去。

  裴夏看着车子往前走了一段,直接在路尽头的一座别墅前停下了,裴夏跟着裴京富下车,静静的打量面前的别墅。

  “这里是前厅,是家里平时待客和举办宴会的地方,”裴京富说着,便带着她往左边走,走了一段后眼前又出现一栋别墅,“这里是给客人留宿的地方,不过我很少用到,你叔叔也从不带朋友回来,一般都是你堂姐他们过来。”

  “堂姐?小叔叔的?”裴夏看向他。

  裴京富笑了:“都说了你叔叔跟你差不多大,他怎么可能有孩子,是我堂弟家孙女,不是直系……叫叔叔就叫叔叔,怎么还加了个小字?”

  裴夏也跟着笑:“都跟我差不多大了,我总不能叫大叔叔吧。”

  “小叔叔听起来也不怎么样,”裴京富失笑,说完想了想,“叫霄叔叔吧,云霄的霄,刚好他名字里有这个字。”

  “……好啊。”听到霄字,她下意识想到那个人,随后苦笑一声,拿这个字当名字的多了,也就是她能随时联想到那人身上去。

  裴京富对这个孙女越看越喜欢,原本还担心这么多年没见,她会跟自己生出隔阂,现在见她这么知道亲,他心里实在欣慰:“走吧,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裴夏点了点头,乖巧的跟了过去。住处在比较靠后的位置,需要穿过一几个花坛,两个人往前走时,裴夏注意到花坛里杂草重生,在精致的裴家庄园里,仿佛一块被遗弃的废地。

  注意到她一直在看花坛,虽然有疑问却并不打听,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习惯性的礼节。裴京富笑着解疑:“这里的草都是你霄叔叔种的。”

  “霄叔叔?”裴夏微微惊讶。

  裴京富颔首:“他最宝贝这几个花坛,一年四季都没有空过,平时最喜欢种的就是这些野草,说是有生命力。”

  “……霄叔叔真够特别的。”裴夏吐槽一句,脑子里却闪过霍沉霄的脸。

  记得她在凛朝时,霍沉霄问她喜欢什么花,她随口说自己喜欢生命力强盛的野草,说完之后没多久,摄政王府的花圃里就种满了野草。他折腾自己家也就算了,还把皇宫那些名贵花草全都拔了,换上一堆乱七八糟的野草。

  ……哪怕这件事过去三年了,她一想起自己那些宝贝花草,还是会恨得牙痒痒,同时也恼当时胡言乱语的自己。

  “夏夏,当心脚下。”裴京富提醒。

  裴夏不露声色的调整步伐,假装没有走神一样跟着他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住处。裴京富住二楼,她的房间则在四楼。

  “看看还缺什么,想要什么就找我,找管家也行。”裴京富领她进屋。

  裴夏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看着各种奢侈品衣服首饰,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但还是在裴京富期待的目光下笑道:“我很喜欢。”

  “那就行,以后整个四楼都是你的,你想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想……想上蹿下跳也行,咱家隔音好,我又在二楼住,你吵不到我的。”裴京富乐呵呵道。

  裴夏没想到他还记着刚才的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忙转移话题:“三楼没人住吗?”

  “是你霄叔叔的房间,但他不喜欢吵闹,自己在后面的小楼住。”裴京富回答。

  又是霄叔叔,裴夏觉得从自己坐上回裴家的车开始,这个霄叔叔出现的频率就太高了点,搞得她现在还真有点好奇了。

  “等晚餐时间,就介绍你们认识,你先休息一下吧。”裴京富像猜出她的想法了一样,慈祥的开口道。

  裴夏文静的点了点头,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在衣帽间挑了条鹅黄色裙子换上,又搭配了一整套珍珠首饰,顺便化了个淡妆,看着镜子里明艳又端庄的自己,裴夏心情不错的微微扬起唇角。

  在凛朝这五年,她虽然一直受制于霍沉霄,但也从他身上学了很多,比如该如何为人处世,该怎么更快的讨人欢心。**给她准备这些时,心里必然怀着愧疚,她如果忸怩不穿,或者穿上感到局促,一定会让他更愧疚。

  家人之间哪能一直用愧疚维持,如果可以,她还是更想让他释怀,能像正常爷孙一样跟她相处。

  裴夏在镜子前转了个圈,便跑去餐厅找裴京富了。果然,裴京富看到她换上了自己准备的东西,当即十分高兴,拉着她不住的聊。

  爷孙俩正说话时,一个佣人走了过来:“裴先生,少爷说他不舒服,已经休息了。”

  这是见不到了?裴夏有点失望。

  裴京富叹了声气:“那我们吃吧。”

  “好。”裴夏点了点头,来日方长,以后总会见到的。

  爷孙俩一起吃了饭,裴夏难得嘴里没有药材的苦味,一吃就有些收不住,结果最后撑得坐不住躺不下,只好去花园里散步。

  她一走,裴京富就忍不住抹眼泪,跟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管家絮叨:“看她教养这么好,还想着不一定像资料里说的那样苦,结果你看看,吃饭跟饿狼一样,过去十几年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

  “先生别难受了,以后我叫厨房多做点好吃的,咱们给小小姐好好补补。”管家也跟着泛泪。

  裴夏不知道自己多吃了两口肉引起了什么后果,闲散的在花园里散步,走着走着就有些摸不清方向了,且越走越偏僻,走到最后连路灯都没有了。

  此刻晚上八点多,四周黑灯瞎火的,她又没拿手机,只能硬着头皮找路,结果走了一段之后,面前出现了一座小楼。她看着白天没见过的小楼,稍微一联想,便想到这里是那位霄叔叔的住处。

  她有些好奇的看着乌漆嘛黑的建筑,月光落在她的裙子上,映出一点浅淡的光辉,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随时要羽化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二楼的窗户突然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那里,因为房间没有开灯,他整个人都隐于黑暗,裴夏只能隐隐看到一点轮廓。

  这个霄叔叔……为什么她会有种熟悉的感觉。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更多>

梦里依稀如昨

梦里依稀如昨

现代言情

阅读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名门契婚:简少一宠终生

豪门总裁

阅读
琉璃锁

琉璃锁

古代言情

阅读
偏偏宠爱

偏偏宠爱

豪门总裁

阅读
公主下嫁之后

公主下嫁之后

古代言情

阅读
听说你超喜欢我

听说你超喜欢我

现代言情

阅读
我靠西点不再当炮灰

我靠西点不再当炮灰

现代言情

阅读
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都市娱乐

阅读
你的余生,借我一程

你的余生,借我一程

豪门总裁

阅读
灿若繁星

灿若繁星

现代言情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雀龙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2016)1036-012号

联系方式:2469175818@qq.com